1. <tr id="6h44s"><sup id="6h44s"></sup></tr>
    <strike id="6h44s"><video id="6h44s"></video></strike>
    <object id="6h44s"></object>
    <center id="6h44s"></center>

      首頁 / 文明中國 / 正文

      《義勇軍進行曲》:一個民族的精神歌詠

      作者:佚名      來源:人民網      2023-04-09 19:37:46

      起來!不愿做奴隸的人們!把我們的血肉,筑成我們新的長城!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,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后的吼聲。起來!起來!起來!我們萬眾一心,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!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!前進!前進!進!

      1949年10月1日,伴隨著五星紅旗冉冉升起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作為國歌在開國大典上奏響。

      從那一刻起,這高昂的旋律響徹祖國大地,融入每一位中華兒女的生命樂章,成為中華民族的精神圖騰。

      電影《風云兒女》的主題歌

      國歌是國家尊嚴和民族精神的象征,是國家神圣而莊嚴的“聲音形象”。

      從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到國歌,其間經歷了怎樣的演變過程?

      讓我們走進上海徐匯區,探訪三所透著年輪氣息的老房子:永嘉路371號,淮海中路1258號三樓,永康路109弄雷米坊。

      流年往復。四季的光影剝蝕著屋檐,卻帶不走砌進屋瓦里的記憶。當年三所老房子里分別住著詞作者田漢、曲作者聶耳、命名者朱慶瀾,他們的所居方位勾勒出了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誕生路徑。歌聲不時從無眠的窗欞中飄出,好像在呼喚著久別的主人。

      九一八事變后,我國東北三省淪陷,日本帝國主義拉開了全面侵華戰爭的序幕,中華民族處在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。

      1935年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誕生,系黑白電影《風云兒女》的主題歌。

      《風云兒女》由許幸之執導,田漢、夏衍編劇,聶耳配樂。影片薈萃了當時眾多當紅影星,除了袁牧之、顧夢鶴、王人美外,還有談瑛、陸露明、王桂林、高逸安、王明霄等,周璇也在片中客串。

      影片以抗戰為背景,講述了青年詩人辛白華因為摯友梁質夫的犧牲,被激發起磅礴的愛國情懷,奮勇投身抗戰的故事。

      為了凸顯主題,影片在片頭播放字幕時即穿插奏響《義勇軍進行曲》,人聲合唱兩遍,小號和軍鼓伴奏4遍。以激昂的旋律開頭,直奔抗日主題,這在當時的電影中是不多見的。

      《風云兒女》的創作緣起于1934年初。隨著左翼文化逐漸成熟,中國共產黨開始直接參與和影響電影創作,在瞿秋白的領導下,組成以夏衍為首的五人左翼電影小組。

      電通公司是左翼電影運動的一個重要陣地,為了支援日益高漲的抗日救亡運動,決定拍攝一部有關抗戰題材的電影。

      田漢接受公司委托,在他租住的永嘉路371號內,先寫出了一個文學性的電影故事,題名《鳳凰的再生》。然而就在劇本籌拍之時,田漢被國民黨當局逮捕。夏衍親自將《鳳凰的再生》劇本梗概寫成電影文學劇本,并改名《風云兒女》,使其更具有時代意義。

      年輕的聶耳主動請纓為主題歌作曲。他埋首于霞飛路(今淮海中路)1258號,一面對歌詞進行修改,一面尋找和醞釀創作情緒,抑制不住的愛國激情終于在胸中噴涌,雄壯激昂的旋律一呵而就,很快完成了初稿。

      1935年2月,中國左翼文化總同盟機關遭到敵人破壞,很多革命文藝家相繼被捕。經中共地下黨組織安排,聶耳于4月15日乘輪船離開上海東渡日本。兩個月后,他從日本寄回《義勇軍進行曲》最后定稿的總樂譜。

      《風云兒女》前期拍攝完成以后,田漢尚未對主題歌命名,而聶耳從日本寄回的總樂譜上,也僅標注曲式為“進行曲”。于是,朱慶瀾將軍揮筆在“進行曲”前加上“義勇軍”3個字,將主題歌最終定名為《義勇軍進行曲》。

      田漢、聶耳合作的絕唱

      《風云兒女》一公映,主題歌《義勇軍進行曲》便成為時代的最強音,它發出了中華民族不甘淪亡的怒吼,吹響了中華兒女萬眾一心、血戰到底的戰斗號角。

      1935年7月,田漢從南京憲兵司令部監獄出獄,聽到這首歌感慨萬千,激動不已。但聶耳在日本鵠沼海濱溺水不幸遇難的消息接踵而來?!耙幌到鹆晡逶赂?,故交零落幾吞聲。高歌正待驚天地,小別何期隔死生……”他禁不住失聲痛哭。

      田漢和聶耳結識于上世紀30年代初。1928年1月,田漢在上海法租界以“革命運動”為宗旨進行戲劇創作活動。1931年,聶耳在上海明月歌舞劇社當首席小提琴手。1932年,日軍轟炸閘北,飛機就在劇社的樓頂經過。聶耳站在露臺上親眼看見駕駛室里飛行員猙獰的面孔。然而,國難當頭,劇社仍在唱風花雪月的歌曲,這讓他感到憤懣不平,便來到徐家匯聯華影業公司和東方百代唱片公司從事音樂創作。在此,他結識了田漢。田漢鼓勵他用音樂作武器,用音樂去改變社會。

      他們第一次合作是《開礦歌》,此后共同創作了十多首歌曲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竟成了他們合作的絕唱。

      聶耳逝世的消息,引起眾多愛國人士和文化界同仁的一片痛挽之聲,大家為失去一位音樂天才、愛國斗士而深感悲戚。

      1937年10月1日,聶耳的骨灰輾轉回歸故里。1980年,遷葬于太華寺與三清閣之間的山坡上,背依青山,面覽滇池。墓地呈月琴狀,由24塊墨石疊砌成音波狀,既象征時代的最強音由這里發出,又隱喻著聶耳24歲的生命歷程。墓地遍植蒼松翠柏,如月琴靜置于清幽的山林間,風過處,難分松濤琴音。

      墓志銘上這樣寫著:聶耳同志,中國革命之號角,人民解放之聲鼙鼓也。其所譜義勇軍進行曲,已被選為代用國歌。聞其聲者莫不油然而興愛國之思,莊嚴而宏志士之氣,毅然而同趣于共同之鵠的。

      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

      1949年9月25日,毛澤東在中南海豐澤園就國旗、國徽、國歌、紀年、國都等問題召開協商座談會。

      根據有關國歌的檔案,從擬定國歌提上日程到將《義勇軍進行曲》暫定為國歌,實際上僅用了3個半月時間。

      1978年2月26日至3月5日,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北京舉行。會議對國歌作出新的決定:曲子仍采用聶耳譜寫的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原曲,而歌詞由集體重新填寫。會后,憲法修改委員會收到了各個方面提出的大量意見,認為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凝結著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情感,激發著中國人民熾熱的愛國熱情,多年來已經深入人心,建議將1949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決定的代國歌《義勇軍進行曲》恢復為國歌。

      1982年12月4日,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通過決定:恢復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。

      2004年3月,經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全體代表審議通過,憲法修正案正式賦予國歌以憲法地位。從此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載入共和國的史冊。

      2017年9月,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通過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》,進一步維護了國歌的尊嚴,規范了國歌的奏唱、播放和使用。

      響徹云霄的樂曲

      自從1935年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唱響,迄今已櫛風沐雨傳唱了近90載。

      從《申報》1937—1940年間的歷史記載中不難看出,無論是蓬頭稚子還是耄耋老人,無論是在危機重重的戰場、純真神圣的學堂或是再尋常不過的坊間巷陌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為千千萬萬同胞抒發心中壓抑的國恨家仇找到了情感寄托,為他們以一己之力表達愛國情懷、反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找到了一種傾吐方式。

      1945年,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夕,美國國務院將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列入《盟軍勝利凱旋之歌》曲目,代表著中國的最強音。

      新中國成立以來,在國家公祭儀式、升國旗儀式和國家重大慶典、重大外交活動、重大體育賽事上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永遠是響徹云霄的最撼人心魄的樂曲。

      《義勇軍進行曲》何以成為穿越時空、世代唱響的不朽旋律?

      這不僅僅因為它是新中國的“國歌”身份,更因為它承載了中國人民不可磨滅的民族記憶,熔鑄了中華民族不可侵犯的民族尊嚴,寄托了華夏兒女對國家富強、民族振興、人民幸福的希冀。

      還因為——

      它是從熱血里奔流出來的,從情感中迸發出來的,所以才那么真切、那么感人,產生那么巨大的社會影響。

      它全曲共有37節,時長只有短短40多秒,但完全突破了歌曲創作的一般模式,采用長短不一的樂句,跌宕起伏、疏密有度,演唱起來既鏗鏘有力,又自然奔放。

      它和全世界同呼吸共命運的情感尤為深沉,發出的英勇抗擊法西斯侵略之吶喊,跨越國界成為世界人民反擊外敵侵略、保家衛國的象征。

      它是中國乃至世界音樂史上的不朽之作,從戰爭年代到和平時期,從重整河山到走進新時代、新征程,始終都有著無可替代的感召力、凝聚力、戰斗力。

      三级黄色网址
      1. <tr id="6h44s"><sup id="6h44s"></sup></tr>
        <strike id="6h44s"><video id="6h44s"></video></strike>
        <object id="6h44s"></object>
        <center id="6h44s"></center>